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意淫强奸  »  苍穹大陆秘闻

苍穹大陆秘闻

作者:来源:怡红院论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7394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 第一章

  一觉醒来,我突然觉得头昏脑涨的,脑袋里像是被灌了铅一样,沉沉的,很是难受。

  也是啊,谁让我作死昨天晚上搞通宵啊。眼睛盯了电脑显示屏整整一晚上,后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,突然就睡过去了。

  恩,也就是说我应该是坐在椅子上,趴在电脑桌上睡觉。但是,这是什么情况?

  我有些楞楞的看着眼前的天花板。没错,睁开眼后,我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天花板。搞什么啊,难道是我从椅子上摔下来了吗?这样都没能被惊醒,我到底是睡的有多死啊,怪不得脑袋隐隐约约的还有些疼呢。

  等下!不对不对不对!我家的天花板什么时候变成深颜色的啦!现代人的家里一般都是刷的白色墙漆,怎么可能搞成这种让人压抑的深色!而且这采光也不对啊,我记得我家的电脑桌旁边就是一个大窗户,白天的阳光隔着那块质量堪忧的窗帘足以亮瞎人狗眼。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?眼睛感受到的光感十分的微弱,光线是那种比较柔和的,较为匀称的铺满整个屋子,不会让人觉得光线刺眼。
  我转过头看去,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,周围的环境的也跟记忆中的不太一样。四周都是木头结构,木头梁子,木制家具,木制地板,连窗户都是木头做的。整个屋子的装修都比较古朴,充满了雅致。

  卧槽卧槽卧槽!这尼玛是哪?

  我愣住了。

  「咔咔咔。」

  就在这时,木制的房门被人推开了。我立马朝那边看去,眼前出现景象却让我不由的呆住了。

  那是一个打扮的有些奇怪的女孩,年龄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。她身着一件白色的长袍,有些宽大的袍子将她的身体完全的遮蔽住,只露出裙底一双绿色布鞋的头头。她的头发很长,但是却没有好好打理,有些随意的飘散着,垂在身上。这也导致了她的脸被头发遮住了一大半,看起来有些阴沉,让人有些不太舒服。女孩的脸蛋十分的圆润,眉目也十分的清秀,长得还挺标致的。可是这一切却被她那有些呆板的表情给毁了,她低垂着眉头,眼睛有些呆呆的望着地面,嘴巴紧紧的抿着,肩膀还微微怂起,看起来非常拘谨,让人联想到放不开的老太太。
  这个女孩手上端着一个盘子,盘子上有一个小碗,碗里面飘出阵阵香气。
  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女孩向我慢慢靠近,按理来说我应该是不认识这个女孩的,可是我莫名的却感觉面前的女孩非常熟悉。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没有表现出非常慌乱的样子,而是静静的看着她靠近我。

  不知怎么的,女孩见我正在看着她,脚步声突然有些发虚,仔细看去,她的肩膀也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起来。

  女孩来到我的床边,坐在了边上的小凳子上面。她把盘子里的小碗拿出来端在手上,然后有些紧张的看着我。

  她抿了抿嘴,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,然后她低下头看着我,开口说话了,「相……相公,喝……喝汤了……」

  「噗!」

  我直接喷了出来。

  什么情况啊这是!

  「你谁啊你,相公是闹哪样啊!」我忍不住大声喊了出来。

  「唔!」谁知这女孩听到后竟然吓得直接从凳子上跪了下去,整张脸刷的一下全白了。

  「对……对不起,是我太自以为是了,我不配这样叫您。」女孩面色苍白的道歉,身体都害怕的颤抖了起来。她把手中的小碗放到一边去,然后竟然伸手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那声音好大,我听着都疼。

  我被女孩的反应吓住了,见她竟然还准备扇自己耳光,我急忙翻起身来抓住她的手腕,不让她动弹。

  可能是我心急,一下子太用力捏疼她了,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,我吓得赶紧松开了双手。可是我没有注意到自己这边的情况,刚才起身来到女孩身前来的时候我就蹲在了床沿处,大半个身子露在外头。这一下突然松开女孩的双手,我一下子失去了重心,整个身子直接往床下栽去。

  「碰。」

  我的脑袋重重的磕在地上,发出了一阵闷响。也正是这时,一股陌生却又熟悉的记忆一下子涌入我的大脑,冲击着我的脑子,让人头晕脑胀,只感觉天旋地转,脑袋要炸开了一样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  「您……您没事吧?」一旁的女孩赶紧把我扶了起来,让我重新回到床上躺着。

  突然涌入的记忆在我的脑海里肆虐着,并慢慢的与我的记忆开始融合,一幕幕画面如同电影一般在我的眼前划过,让人目不暇接。

  过了一会儿,记忆的融合结束了,我也终于知道自己的处境了。我现在身处的这片大陆名叫苍穹大陆,陌生的名字提醒着我一个事实。也就是说,我赶上潮流穿越了,而且还是魂穿。

  这据身体的原主人在踩到一片西瓜皮后摔死了……

  死的太廉价了,让人都有些不太相信,就像是有某种力量特意让这个人死去,好让我来占据这个身体一样。

  这据身体叫王帝,还有些来头。这片异世界的大陆被三个帝国所统治。游龙帝国占据东方,冰穹帝国占据北方,圣峰帝国占据西方,而南方则是一片蛮夷之地。王帝则是游龙帝国三大家族之一的王家的一员。苏家主文,夏家主武,王家主商。

  这个世界其实还蛮让我动心的,虽说这里没有科技文明,玩不了电脑,吹不了空调,吃不了地沟油(喂!)但是这个世界有着另外一套文明体系,那就是灵气文明。

  这个世界充满了灵气,灵气构成了这个世界,特殊的环境孕育出了各种奇特而又危险的生物。数万年前的古人类为了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,发现了运用灵气的方法。利用各种特殊的方法引导灵气进入人类的身体,利用灵气改造人类脆弱的肉体,使其变得强大。根据体内灵气的浓郁度可以大致的分为几个境界,通灵,积气,初炼,觉醒,运灵,炼淬,通体,固身,轮回,通天。而那些不同的方法在现在便衍生成了各种各样的功法,功法不一样,引导的灵气也不一样。
  而王家作为三大家族之一的大家族,使用的当然是比较顶级的功法——《黄金诀》。虽然名字有些土,但也不能否认它的强悍。据说练到顶级便可点石成金,可至今为止王家也没有谁可以练到这一步。

  好吧,回到现实来,强行说了这么一堆世界观,观众老爷会不耐烦的。
  王帝呢是王家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,年仅七岁就达到了积气八段的境界。要知道,人类一般都是六岁才可以开始尝试引导灵气的,而王帝仅用一年就突破到了接近第三个境界。而且灵气修炼最难的三个阶段一个就是刚开始引导灵气的时候。这个时候你刚刚开始接触灵气,对它并不了解,很难把握住它的性质。
  因为王帝是百年难遇的天才,家族的人自然的就比较重视他,对他各种特殊照顾,可这也导致他养成了自以为是的性格。他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等,看不起别人,使得有很多人都在背地里骂他。可王帝也的确有自大的资本,在他十二岁的时候,他已经是运灵三段了。这个时候大多数的同龄人基本上还是初炼的样子。
  过人的天赋使得他越发的自大,就连家族的长辈他竟然也敢顶撞。越来越多的人看他不惯,可是却因为他过人的天赋也不敢多嚼口舌,只能忍气吞声。
  敢情这货的情商的技能点全加到修炼天赋上去了啊,四处树敌这不是作死嘛。
  果然,就在他十三岁生日时,报应来了。也不知是为何,他身上的灵气突然开始消失,不管他如何的补充新的灵气,可消失的速度都没有停止下来。家族为他寻找了各种办法,可都失败了。

  一年时间过去了,他身上的灵气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,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灵气就跟一个废人一样。昔日的天才变成了废物,他在家族的地位也一落千丈。那些早就看他不惯的人终于有地方发泄了。真是讽刺,这一段日子里,他过去对待别人的方式全部被用到了自己身上。他被处处排挤,最后竟然被直接发配到了边远地区的一处王家的小产业做事去了。

  没错,也就是说我现在不是在游龙帝国的帝都,而是遥远的边疆地区,好像是叫洛河镇吧。

  这也就算了,为了更加的羞辱王帝,王家的一些人人还强行为王帝指配了一桩婚事,对象就是洛河镇一农妇家收养的女儿。那家农妇见聘礼这么丰富,哪还会拒绝这桩婚事。

  这就是女孩的由来,哦,对了,她叫本来叫丫蛋,根本没有名字,但她好歹是要做王家人的媳妇,怎么能没有名字呢,于是王家有人便给了她王若璃这个名字。

  被迫娶了王若璃后,王帝便把所有的怨气发在了这个无辜的女孩身上,每天打她骂她,简直人渣。所以王若璃才会性格这么弱气,这么怕他,哦不对,现在应该是我了。

  「唉……」

  我无力的叹了口气,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一堆金手指,而自己却是这么一个烂摊子啊!

  就是说我现在众叛亲离,无法修炼,地处边远地区,连老婆都有了。

  我日,这不是完全的把我限制死了吗!玩我啊!

  算了,想开点,自己好歹穿越了一把,这个世界对自己来说还非常的新鲜,不能修炼,自己还可以找其它的事做嘛。

  而且仔细想想,我这个单身狗现在竟然有名正言顺的老婆了,也算是妙事一桩啊,这样就有可能发泄多年以来一直压抑的欲望了。

  其实我是个足控,而且有点m倾向。

  不过虽然把未来尽量往好的方面想,但实际实施起来应该还是有些困难。比如就摆在眼前的事,我想发泄欲望,但我的老婆……

  我抬头稍微看了一眼王若璃,她竟然吓得直接低下了脑袋。

  不行啊,太弱气,完全没有被s的感觉啊。可恶!都怪那个不负责任的前任王帝,死了就直接把破事都扔给我,太任性了。

  我是个不轻易放弃的人,我不甘心放过这个机会,那么首要目标已经确认了,把这个捡来的便宜老婆培养成强气的女王。

  第一步得先让她慢慢消除对自己的恐惧。

  我让自己尽量露出和善的笑容,然后对王若璃说,「若璃,我没事,你坐着吧。」呃呃呃,好不习惯,这什么台词啊,感觉好羞耻啊。其实我是一个比较内向的人,虽然内心比较狂野,但实际行动上却非常的害臊。这不,说完我就脸红了。

  王若璃听了我的话直接傻了,她柳眉微挑,美目微张,一张小嘴还微微的打开,震惊直接写在了脸上。

  我看着王若璃也直接傻了。刚才我就说过,王若璃应该长得非常标致,可是被古板的气质毁了。王若璃的脸上有了表情,那副古板的样子一下子不见了。现在这么一看,我就愣住了,好可爱!连震惊的表情也这么好看。

  不行!不能这样暴敛天物。

  我立马从床上跳下去,王若璃见了赶紧拖住我的手,焦急的看着他,「不行,相公,你现在不能下床,你还需要调养。」说完,她突然反应过来,像被开水烫了一下一样,马上松开了我的手,开始一个劲的道歉了,道歉的内容大概就是「不该碰您」之内的。

  我不由的心头一暖。

  这是个好女孩啊,都被前任王帝这样对待了还这么关心自己。

  我第一次产生了要真的关心她的想法,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欲望。

  「没事,我已经可以下床了,不用担心我啦。」我笑了笑,在原地蹦了蹦来证明自己的身体状况很好。

  王若璃有些奇怪的看着我,应该是在好奇我的态度。要知道那个前任王帝可是从来不会对她笑的,往往都是三两句话就直接一拳头上去了。

  我莫名感到有些心痛,稍微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我坚定的看着面前的女孩说,「以前的事对不起了,从今以后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王帝了,我会好好关心你的。」

  「……」王若璃呆住了,她没想到我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。缓了一会之后,她明白了我话中的意思,竟然整张脸一下子红了。她赶紧低下脑袋不敢看着我,我却察觉到了她的耳根子都红了起来。

  太可爱了!

  我更加坚定了心中的想法。

  「来人啊!」我大喊了一声,过了一会儿,立马就有两个下人走了进来。虽然我现在被王家所抛弃,但我好歹也是王家主家下来的人,这个小地方的头头明面上还是要敬我三分的,因此我在这的待遇还算不错。

  「少爷您吩咐。」

  「去给若璃购置一套新衣来,我要好好的打扮她一下。」

  「……」他们一瞬间怀疑自己听错了,那个整天臭着张脸,喜欢打骂自己妻子的人竟然说出要好好打扮自己妻子的话,实在让人不敢相信。

  但是人家好歹是专业的,在原地呆了呆之后,便马上回过神来,退出去准备去了。

  「相……相公。」王若璃小心的扯了扯我的衣袖,「不要再买了,我有衣服啊。」

  还是个懂得勤俭持家的好妻子啊。

  我内心感叹着。

  不过我没有理会她,而是看着她的眼睛,一脸正经的说道,「那个,你能不能不要叫我相公……」我话还没说完就发现王若璃的脸又一下子白了。

  「对……对不起,是我太自以为是了,我不配叫您相公。」

  「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」我有些无奈的抓着脑袋,这个王若璃也太胆小了吧,「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,总算叫我相公相公的,让我好不习惯。」我是有点不太习惯,羞耻度太高了,每次她这么叫我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要钻到地里面躲起来。

  「这样好吗?」王若璃小心翼翼的看着我。

  「绝对没问题!」我冲她点点头。

  不得不说这些家仆办事的效率很高,才过了一会儿,那两个人就已经扛着大包小包的进来了。

  我按照自己的品味帮王若璃挑选了一套服装,那两个下人放下东西就被我赶了出去。现在这屋里只有我和王若璃两个人,因为都是夫妻了,王若璃也没有避讳我,直接在我的眼前换起了衣服,不过她的脸还是有些微微发红。我现在的感觉也不好受,我给她选完之后她竟然就直接开始脱衣服了,我都没反应过来。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女孩在我面前脱衣服,我的脸也涨得通红的。我稍微低着脑袋,不敢直接看着她,耳朵里面听着换衣服的声音,我不禁有些想入非非。

  「相……王……王帝,换……换好了。」

  过了一会,王若璃轻声的呼唤我,我抬起头看去,眼前的人却让我差点没把眼睛瞪出来。

  王若璃脱下了那件几乎把身体全部盖住的不解风情的长袍,黑色红边的连衣裙包裹住她的身体,她的身材意外的很不错,胸前的玉兔已经颇有规模,支起衣服的同时还隐隐的勾勒出一条诱人的缝隙出来。她的腰肢非常的纤细,但不是那种刻意节食带来的,应该是平时经常劳动,看起来十分的有韧性。我走上前去轻轻抚起了她的长发,帮她稍微整理了一下发型,她面带娇羞的看着我,一双美丽的眼睛带着水意,泛着波光,楚楚动人,让人忍不住心跳加速。

  我暗自压住内心的躁动,眼睛忍不住朝下面看去,但是我失望了,因为她竟然还穿着那双没有特色的破旧的绿色布鞋。该死,这破坏气氛的东西。我也真是的,竟然忘记帮她选双鞋了。

  我先把她带到床上坐着,然后自己冲到那堆袋子中找出了一双黑色的圆头皮鞋,因为王若璃貌似从来没穿过高跟鞋,所以我不打算让她现在穿。

  拿着鞋,我来到了王若璃面前,她准备接过我手中的皮鞋,可我没让她这么做。她有些不解的看着我,我故意笑了笑来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。

  「那个……我来帮你换吧。」说完,没等她同意我就兴冲冲的蹲了下去,我伸出手准备脱她的鞋,她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,双脚下意识的蹬了一下,刚好踢在我胸口上。她马上反应过来,连忙一个劲的道歉,我当然是表示不在意这些啦,暗爽还来不及呢。自己yy了这么久,这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踢胸口啊。

  我小心的捧住王若璃的右脚,就像捧着无上的珠宝一般。我伸出一手轻轻的捏住王若璃的脚腕,另一只手抓住绿色布鞋的后跟,然后轻轻一带,这只坏风情的鞋子就被我脱了下来。王若璃的脚上还穿着一只白色的小短袜,已经被脚汗微微润湿,袜底还印出来一排可爱的脚趾头印子。应该是捂了蛮久,还微微散发着一些气味,握在手里还有些温度。

  王若璃到底还是有些传统的女孩,自己的脚被我握在手里,整张脸都羞红了。她低垂着脑袋,双手紧紧的攥着裙子的下摆,显得十分羞涩。

  蹲在地上的我当然是没有注意到这些,我的视线已经完全被王若璃的脚所吸引,我有些爱不释手,这可是我第一次亲手握住女孩子的脚啊,好想舔一下。
  虽然是这么想的,但我还是没那个勇气,这就叫有色心没色胆吧。

  观赏了一会儿之后,我拿起了一只黑色的皮鞋给她穿上,系上鞋带之后,我又忍不住观摩了一下这只脚。用手在鞋底蹭了好几下,幻想着自己的手被这只脚踩着之后,我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这只脚。

  这一切王若璃都看在眼里,虽然她有些好奇我的行为,但她又不懂什么是足控,也自然不会往那方面联想。

  给另一只脚也换上新鞋之后,我忍不住把两只脚都捧在了手里,干净的皮鞋鞋面连我的影子也反射了出来。我稍微起身整体上观摩了一下王若璃,穿着这一套服装的王若璃看起来就像是某个贵族大小姐一样,十分的端庄,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果然,服装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啊。

 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再次蹲下去,双手托住王若璃的右脚,然后慢慢的抬高,使她的右腿搭在左腿上,成了一个二郎腿的姿势。那只右脚高高的翘起,鞋尖都快要顶在我下巴上了。看着这近在咫尺的鞋尖,我的喉咙有些干燥,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都说女人的二郎腿姿势非常的诱人,现在看来果不其然,而且对我这种足控来讲,简直是伤害翻倍啊。

  内心潜在的奴性使我下意识的调整了姿态,双膝直接跪在了地上,眼前的黑色皮鞋看起来越发的高贵起来,我的呼吸变得急促,我忍不住低下脑袋轻轻吻在了这只皮鞋的鞋尖上。嘴唇接触鞋面的一瞬间,我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,好像世界上就只有我与王若璃了。嘴唇感受到的冰冷的触感没有让我清醒过来,反而是让我更加的沉醉其中。我忍不住伸出了舌头轻轻舔了一口。

  这时,王若璃也终于反应过来我在做什么,她吓得大叫了一声,赶紧把右脚撇向一边去,不让我继续舔下去。我这下也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什么之后,我的脸刷的一下红了。我死死的低着脑袋,不敢抬头看王若璃。

  「王帝,你在干什么?」王若璃的声音从头顶传来,她没有把二郎腿姿势变回去,因为我离她非常近,此时又低着脑袋,她如果想要把搭着的腿放下去就必定会让脚碰到我的头,在她看来这样子是不礼貌的,因此她没有乱动。

  「……」我没有立即回话,因为我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「你为什么要舔我的鞋?」

  「因为你太美了。」我有些尴尬的这样的回答道。

  「可是舔鞋的这种行为是奴隶才会做的啊。」虽然王若璃不懂什么足控,也不懂什么sm,但她对这个世界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,所以才会这样子回答我。
  「没关系,我愿意当你的奴隶。」我一下子没忍住,顺水推舟的就这么回答了。但我突然反应过来,这样好像有点太突兀了,王若璃肯定接受不了。

  果然,王若璃听了我的话直接震惊了,她拼命的摇着头拒绝,「不不不,这怎么行,这怎么行。」

  唉,我就知道不行,现在还太早了。王若璃还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,接受不了这种调调。

  我也不强求,女王养成计划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啊。而且这一次也算是过了把瘾,实现了几个多年来的愿望。

  我站了起来,王若璃终于可以把搭起来的腿放下了,她怕我再做出什么惊人的行为出来,便赶紧也站了起来。

  后面就没什么事了,再聊了一会后,她便离开了。

  我在原地站了一会,稍微想了一下今后将要到来的生活,不由的露出了笑容。又待了一会儿,我突然感到莫名的有些累,便把自己扔在了床上,不久就睡着了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