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

青梅竹马的爱欲纠缠

作者:来源:怡红院论人气:加载中

字数:10427

              (七)惊魂夜

  我循着声音的方向往身后看去,一个男生正压在一个女生身上,女生躺在地上,我再仔细一看,那不是赵渐鸿吗?

  正当我准备上去的时候,从那个女生的旁边闪过一个人影,「哈——」的一声,赵渐鸿应声倒地,手捂着胸口,看来被踢得够呛。我急忙冲上去,赵渐鸿被踢的位置不是很要紧,虽然力量不小,但伤害不大。

  「我……」我站起身,刚准备爆粗口,可看到眼前的人,一下子就泄了气:「语姐,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」

  「诶?亲爱的,你怎么也在这里?」

  「哎呀哎呀,大水沖了龙王庙,都是自己人嘛!」我搀起赵渐鸿:「这是我的室友,赵渐鸿;这是我女朋友,秦语. 这位是……」

  「赵同学,你好你好,刚才下手有点狠了。」秦语赔笑道:「这就是我的室友,欧阳奕。」

  原来这个就是传说中的级花啊!我细细地打量了一下她。她今天穿得比较保守,和网络照片上的火辣还有些差距,不过那件学生装和那条拖地长裙也丝毫没有掩盖她的好身材,她胸前的两颗釦子几乎已经快要爆开了。

  此时,刘克也看到了我们,到了这里来。恢复了一些的赵渐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和我们说了一遍,秦语也说了她们到这的原因。

  原来,秦语和梓娜看欧阳奕迟迟不来,就下楼看了一眼,果然,她的一样手续一直没办好,秦语和梓娜去了之后,很快帮助欧阳奕搞定了。但欧阳奕的一部份行李还放在父母的车上,秦语就陪她去拿。回来的时候,恰巧赵渐鸿刚从人群中挤出,一下撞到了欧阳奕,两人一个没站稳就来了个抱摔,欧阳奕以为碰上了流氓,於是大叫了起来,秦语也没含糊,飞起就是一脚……

  「既然都弄清楚了,大家就别再纠结了。」刘克出来打个圆场。

  「不好意思,赵同学,刚才一下懵了,还请多多见谅啊——」欧阳奕主动和赵渐鸿道歉。

  看到女神和他道歉,赵渐鸿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:「没……没关系,应该是我……我说对不起,那个……那个,你叫我阿鸿就可以……」

  「好了好了,既然话都说开了,这样吧,我去叫梓娜,咱们去搓一顿,我请客,怎么样?」刘克自告奋勇地说. 当然,他的建议得到了我们的一致同意。
  还是上次梓娜带我和秦语去的小饭馆,不过这次是六个人一起,声势大了不少。

  很快,我们的大学生活就正式开始了。我和秦语不在一个系,大部份时间是不和对方在一起的,所以每次共处的时光也是弥足珍贵,做爱的机会也不是很多了。不过,经过暑假短暂的甜蜜期,现在的我们开始进入了一个更为正常的生活状态,有时候我们也会因为一些小事争吵。

  不过,天有不测风云。开学第二周,体育课上,我和同学踢球的时候,被另一个同学铲倒了,脚掌骨裂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只能拄着拐杖在校园里穿梭,秦语倒是很照顾我。当然,我也不敢轻举妄动,怕加重伤势,每次也只是让秦语用嘴或是手为我泄欲而已。

  转眼天气转凉,进入了秋天。J市的秋天真是应了那句「秋高气爽」,天气不是夏天那么闷,海风也变得轻柔了许多,就算到了夜晚也没有冷空气过多的烦扰,时而的凉风是秋天夜晚的餽赠。

  我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,不过有些课之前因为疗伤健复落下了一部份,所以我一头扎进了图书馆,把相关的专业材料进行收集整理。一开始我还和秦语说去图书馆,可是她总是一陪就是一晚上,我也心疼她,后来就没告诉她,只说自己去教授那里了。

  那天,我如往常一样在图书馆里自修。那天稍微有点冷,我就坐在了靠近暖气的一侧。这里不仅暖和,而且比较僻静,身后是一个无人看管的旧置储物间,不会有别人打扰. 可是今天,我坐下来就感觉不对劲,总觉得储物间里有人的声音,而且我的心里总是莫名其妙地发毛。

  不久,我听到储物间内传来一阵阵尖叫。所谓「好奇害死猫」,我悄悄地站起身,身体不由自主地贴上储物间的门,里面的声音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耳朵内。
  里面好像是一男一女,尖叫应该是女生的淫叫,没猜错的话,他们正在做云雨之事。不过,我越听越觉得不对劲,里面男女的声音听起来很熟悉。

  「小骚货,想老公了吧?你老公没用。说,爽不爽……他妈的,屄真紧……
  喔……喔……夹得好舒服!啊哦……别吸,要不行了……「

  这个声音是……刘克!

  「啊……嗯嗯……小刘……好……好厉害,大鸡巴……要……要……喔……
  嗯……喔喔……就是……就是……秦语就……就是……给男人肏的……快,快,射进来……「

  我的脑子「嗡」的一下。虽然之前和秦语说了那些话,但真到了这一刻还是有些蒙,觉得身体有些站不住了。

  我平静了一下心情,听到里面传来越来越大声的呻吟声,我知道,里面的那个女人,我的女朋友,正在被别的男人——我的好哥们抽插着,享受着性爱的快感。我的心里莫名浮现出一种快感,我的下体也开始有些暴涨起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」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射……射了……」

  我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.

  突然,我不知哪里来了一股力量,飞起一脚,储物间的门被我踹开了。灯开着,一股淫靡的气味,我的好哥们——刘克,一个正裸露着下半身、挺立着的下体暴露在空气里、上面挂着晶莹的液体的男人,那液体应该是男女精华的混合。
  我的女朋友——秦语,一个全身赤裸、手扶着墙、屁股高高撅起、上面还沾满了男人精液的女人,她的阴唇正对着我,一张一合之间,一直有液体渗出。
  我们三个人就这么怔怔地站在那里.

  也不知过了多久,我打破了这个寂静:「秦语,你,跟我走。」

  秦语还有些惊魂未定地看着我,然后从地上的包中掏出餐巾纸,简单清理了一下,把内衣内裤往包里一塞,穿上了裙子和衣服,看了看刘克,冲过来,一下抱住了我。我有些生硬地把她推开,粗暴地扯过她的手,拉着她走了出去,我的脚钻心地痛。

  我们就这样缓步走出图书馆,背后并没有刘克的身影。

  我和她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走着。

  「亲爱的,我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秦语,」我打断了她的话:「我们现在需要安静一会,不是吗?」

  秦语默不作声,我听到了她的抽泣声。

  不知就这样转了多久,秦语突然道:「亲……亲爱的,我……我有些……饿了。」我没回答,拉着她往校门外走。

  那条经常走的小巷今天晚上显得异常黑,夜晚的凉风有些刺骨。黑暗中,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们。今天,这条熟悉的路,很陌生。

  突然,我觉得脖子上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低头一看,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我的眼前。「想活命就都别动!」一个恶狠狠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  我努力保持冷静,再看身旁的秦语,她的脖子上也被顶上了一把匕首。事发突然,她的身手也没派上用场,我只觉得我手中握着的她的手愈发紧了。

  不知什么时候,我们两人的面前又出现了两个蒙面男子。以一敌四,我和秦语都知道不能来硬的。

  「大哥,我身上的钱都在这个口袋里,都给你们了……」我颤抖着说.
  黑暗中,我隐约觉得那四个彪形大汉用眼神互相交流了一下。我身后的那个人松开了我的脖子,却一下把我的手反剪到背后,下一秒,我的双手就被死死地绑在了一起。

  「他妈的,别给老子耍花招——」我身后的人骂了一句,一下从背后把我踹倒,紧接着我的脚一阵疼痛,再看时,我的双脚也被绑了起来。

  我身前的那个人这时走上前来,打开了手电筒,灯光直刺着我的眼,我的头一阵晕眩。我看到秦语也被绑了起来,不过她的脚上却没有麻绳.

  一个大汉把我身上所有的口袋都搜了一遍,仅有的一些零钱全部被他搜刮出来:「他妈的,就这么点,连叫个小姐都不够,你他妈想死啊——」我的脸上感到火辣辣地痛。

  倒是秦语那边,她的腿一直在踹着那两个人,那两个人也拿她没办法。
  刚才打我的那个人,看起来是他们的老大,看到那边行动受阻,走了过去,看了看秦语,一下掐住了她的脖子:「小姑娘,我问你一些问题,你给我好好回答,不然你们都得死。」秦语勉强地点了点头.

  「他是你什么人?」

  「男……男朋友……」

  「哦。」老大松开了秦语,秦语无助地靠在墙上。

  「可是你们就这么点钱,不够我们弟兄几个花呀~~」

  「大哥,我们家里还有钱,你们等着,我们去取。」秦语说道。

  「小妞,我们要钱也无非是去逛窑子,」老大看了我一眼:「如果,你,给我们服务服务,我们保证不要你们的命。」

  「我肏,你他妈不要太过份!」我听了他的话,一下爆发了。

  「小兄弟,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哟!」说着,他大手一挥,旁边两个人向我走过来,一下捂住我的鼻子,我刹时觉得身子一软,倒在了地上,但神智却还清醒。

  「亲爱的……」

  「哈哈,那你只能看着你女朋友给我们服务了哦!嘶——」

  我张张嘴,却说不出话来。

  只见老大晃了晃手里的刀,看看秦语:「怎么样,考虑好了吗?」秦语看看我,低下头,没说话。

  「哼!」老大一下剥掉秦语的上衣,秦语的手反绑在身后,只得任他摆佈。
  「他妈的,看来还是个骚货啊,连他妈胸罩都不穿……」说着,老大狠狠地揉了一下。

  一阵惊呼。

  秦语依旧沉默。

  「他妈的,比那些小姐的奶子都好多了——」不由分说,老大就凑了上去,吸吮着秦语的奶子,发出的声音让我觉得有些噁心。

  「大……大哥,可以了么?」

  「你他妈见过哪个小姐给看一下就完事的?!」

  秦语没说话。

  「小妞,用嘴,会吗?给我吸出来。」老大费力地掏出那根虽然很黑很粗,但却十分短小的鸡巴。

  秦语努力不看到那污秽的阳具:「大哥,这……这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那你吸不吸?!」老大拿出刀,架在秦语的脖子上,我听到秦语啜泣的声音。

  秦语只是默默地蹲下来,看着他的阳具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。接着,我听到了「啧啾」的口水声,我知道那是秦语的朱唇正在龟头上游走,与此同时,老大也发出「喔喔」的猥琐声音。

  「真……真他妈骚,喔……比小姐还会舔,啊喔……不行了……」没几下,老大就缴枪投降了,一股浓稠的精液喷射在秦语的脸上,秦语尖叫了一声。
  其他人看到这幅情景,都冲了上来,把压抑已久的老二解放出来,有自己撸的,也有抱着秦语的嘴肏的……不久秦语的上半身、脸上、头发上,都佈满男性的精液。秦语的表情中,我读出了一些愧疚,还有一丝享受和意犹未尽的韵味。
  「老大,可……可以放我们走了吗?」

  老大一听这话,一激灵:「他妈的,屄还没给肏呢,就想走。」

  「可……可是……」

  「可是什么?你个小骚货,早就想让肏了吧?」老大邪恶地笑了一下,用刀挑起了她的裙子:「哎呦喂,你们看诶,他妈连内裤都不穿!今天真是运气好,碰上这么个骚母狗。」

  老大腾出手来,朝秦语的下体处挖了一下:「啧啧,水真多啊——」

  「大……大哥,别这样,行不行?我求求你了……」

  「哈哈哈,求我?是求我放过你们,还是求我待会狠狠地操你啊?」

  秦语别过脸去。

  「哎呦,母狗生气了啊!哈哈哈,放心,我不会让你失望的,待会一定让你上天堂!哈哈哈……」

  秦语挣扎着,两个人死死地摁住她……我闭上眼睛。

  「哈哈哈,小母狗,我来啦!」

  突然,一道强光突然向这边射过来,刺耳的警笛声划破了秋夜的冷寂。              (八)躁动之秋

  黑暗中,此时的我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,但是看到钱明闭上了双眼,我的心觉得一阵刺痛。

  「哈哈哈,小骚货,准备好了哦?大鸡巴要进来了喔!」老大用一种噁心的语气和我说. 紧接着,我感觉到下体被他那根又粗又短的阳具顶住。我知道,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我都要成为他们四个人的性爱玩具了,心里有些鼻酸,但却充满了渴望。

  就在老大要进入我身体的时候,巷口射进来一道强光,「员警!不许动!」
  说时迟那时快,几个身穿制服的员警冲了进来,三下五除二制服了那些小混混,也把我和钱明从麻绳疼痛的束缚中释放出来。

  那个性爱开关已经快被打开的我,既感谢员警的营救,又有些失落,赶紧寻得一个僻静角落穿好了衣服。再看钱明,他无力地躺在地上,眼睛还睁着,嘴里似乎在说些什么. 我急忙窜到他的身旁,轻吻了一下他的脸颊,这次,我的泪水落在了他的脸上。

  很快,救护车开了过来,把钱明送了上去,那几个小混混也被控制了起来。
  这时,一个员警走了过来,把我带上警车,而车前,坐的是刘克。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,刘克先开了口:「语姐,你……你从图书馆出来,我放心不下你们,就……就跟了上来,没想到……然后我,我就报了警……」

  我依旧忍不住地哭,拼命地点头,也不知道刘克看没看见,只见他默默地低下了头.

  警车划破寂静,向着冷夜开去……

  在警察局做笔录时,见到了刚才的几个小混混,他们低着头没敢看我,我也无心留意这些事情了,心里想着的只有钱明。(本人偷笑中——本人註)

  从警察局出来,天已经有些微微明瞭,刘克先回去了,一位好心的员警大叔把我送到了钱明留医的医院。在护士的带领下,我进入了钱明所在的病房,他看起来精神不错,看到我来了,他努力坐起身,我拍拍他的手,示意他躺好。
  「他被别人用麻药麻到了神经,现在恢复得很好,再观察多一天,明天就可以出院了。」医生叙述着钱明的情况,我也报以微笑表示感谢.

  医生又检查了一下情况,然后离开了病房。我紧紧握住钱明的手,忍住不哭出来。

  「语姐,」钱明细细地说:「让你受委屈了。」

  我抬起头,看着他,用力地摇了摇头.

  「语姐,我没用,没能保护你……」

  我伸出手,堵住他的嘴,眼泪再一次从眼角溢出。

  「亲爱的,是我……是我错了……」我抽泣道。我看到他的喉结动了一下,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,而他的眼眶也有些许湿润了。

  「语姐,」钱明有些哽咽道:「我们还在一起,这是最重要的,是吗?」听到他的话,我的情绪如火山般彻底爆发,一下扑在他的身上。

  夜晚,我坐在钱明身旁,他已沉入梦乡,我却丢失了睡眠,脑子里是满满的愧疚和对面前这个男人複杂而又奇妙的感情。

  我爱这个男人,我知道他喜欢什么,不喜欢什么;我知道他开心的样子,也知道他悲伤、愤怒时的样子;我知道他最爱我什么的样子,知道他看到我在他面前缓缓地宽衣解带时,会丧失理智,给我性的滋润;我更知道他爱我,但是……
  但是我的肉体已经背叛了他。我怕我不再爱他,我更怕他不爱我。

  自从他脚受伤之后,我和他就没有做过爱了,在那之后的很长时间内,本来就对性爱充满渴望的我,只能压抑自己的欲望,直到那一天……

  那一天晚上,梓娜请我去吃饭。那是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酒店,可是,那顿饭里却暗藏玄机. 那天,刘克也在,汤很好喝,我和梓娜都喝了不少,但是刘克却一口未动。

 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,我开始觉得有些燥热,全身上下都像被虫咬了一样痒.梓娜的脸也红扑扑的。之后,梓娜偷偷地说了一句:「语姐,不好意思喽,上次你们家钱哥的便宜不是白佔的哦!」当时我的神智还算清醒,一下就明白了梓娜的意思,看来,我又被这个小妖精摆了一道。

  那汤一定被下过药,许久未食肉味的我已经红了眼,又猛灌了几口汤,梓娜也又喝了一大口。恍惚之间,我被他们两个带进了楼上的宾馆房间.

  一进房间,梓娜一把脱掉了她自己的衣服,赤身裸体暴露在我们面前。刘克则羞涩地站在一旁,傻傻地笑着,但是隆起的下体却成为了点燃我心中欲火的最后一把火。

  这时候,梓娜从包里拿出那台熟悉的电脑,打开了摄像功能,我也无力再阻止她了。而当梓娜帮助刘克脱下他的衣服和裤子的时候,我感觉我的小穴已经被温热的液体浸泡起来了……

  刘克的鸡巴尺寸和钱明差不多,但是比他的黑一些,我贪婪地看着,恨不得将那个玩物放入我的身体里,不过,心中总有一层束缚. 梓娜似乎读懂了我的心思,扭着屁股走过来,解下我的衣裳、脱掉我的裙子,还在我的内裤上狠狠地摸了一把,我一下没站稳,摔在床上。

  刘克看到这一幕,狠狠地咽了一下口水,粗大的阴茎跳动了一下。正是这一下,我觉得那层束缚被我撕烂了,此刻的我只想要这最纯粹的快乐。

  我主动脱下自己的胸罩和内裤,刘克已经看傻了眼,我走到他面前,让他的阴茎顶住我的阴道口,凑到他面前,轻轻地说:「刘,我美吗?」刘克没说话,只是惊讶地看着我。

  「想要了吗?」

  刘克还是没说话,但是我却看到了他那渴望的眼神。

  突然,我感觉背后有一股巨大的推力把我和刘克狠狠地推倒在床上,我知道是谁干的,但我不想再管这些。我将小穴对准刘克的阳具,一闭眼坐了下去,刘克舒服地低吼了一声,被直插花心的我感到高潮带来的快感,一下晕眩了过去。
  等我的意识再清醒过来时,我已经被晾在一边,空虚的小穴中正在流淌着白色的液体. 身旁,刘克将梓娜压在身下,正在进行最后的冲刺。我一把将刘克推开,爬过梓娜的身体,趁着两人都没反应过来,我把我的小穴又贡献给了刘克,刘克也不含糊,把那一股股男性的精华灌入我的子宫. 这一刻我感受到的,是性爱的美,是性爱的快感,我爱这种感觉.

  后来,我的神智越来越模糊,只记得身体里塞满了性爱的快乐……

  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我赤裸地躺在精迹斑斑的床上,但却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。梓娜的电脑还放在桌子上,我打开昨晚她拍下的视频,看着那个淫态尽显的秦语,我的下体又湿润了,我知道,经历了昨晚疯狂的我已经发生了蜕变。
  而在电脑下麵压着一张字条,我抽出来,是梓娜的笔迹:「语姐,别再让自己寂寞了。」我看着字条,心中百感交集。我爱的是钱明,可肉体却……我觉得我的精神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肉体了,我真的是个「淫荡」的女人吗?

  突然,房间的门被打开了,我急忙关掉视频. 是刘克,我下意识地遮住自己身上的三点,不过下一秒,不知为什么,我的手松开了。

  刘克看到全身赤裸的我,害羞地低下头,而他那已经运动了一晚的鸡巴,却抬起了头. 刹时间,我觉得我的身体又被点燃了,小穴又传来了不安的空虚。
  「语……语姐,你先把衣服穿上吧,我……我出去一下。」

  「刘克,梓娜呢?」

  「梓娜……梓娜,她……她出去了,一会就回来。」

  「刘克,昨晚什么感觉?」

  「昨晚……昨晚,我们都不太清醒,我……我错了……」刘克有些慌了神。
  此时的我已经被欲望塞满,那些传统的束缚早已被我抛之脑后,既然已经做过了,就乾脆让自己得到这种快乐,管它什么后果,我的脑子里只有性,只有这种快乐,只有这种美……

  我走到刘克身旁,右手在他身上游走,左手探求他的下体:「不,你没错,我就是淫荡的女人,我就是想要,来吧!」

  「语姐,」刘克有些抗拒:「可能药效还没过,你还是再睡一会吧!」
  「不,不,我很清醒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你只要配合我就好。」

  刘克的心思我也能猜个大概,嘴上很镇静,脑子里肯定在盘算着马上怎么把我送上高潮。果然,听我这么说,他点了点头. 可我却不想马上进入正题,我要折磨这个男人,让他求着我,求我贡献出我的小穴。

  我慢慢贴上刘克,伸出舌头,在他的脸上、脖子上舔吮,刘克厚重的鼻息喷吐在我的肌肤上,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。我的手在他身上游走,不经意间触碰到了他的阳具,刘克全身像触电一样地颤抖了一下。

  「别把它憋坏了……」说着,我解开他的拉锁,那迷人的大傢夥一下子跳了出来。我知道,刘克这时候已经进入了状态,龟头上已经分泌出晶莹的液体.
  我蹲下身子,托住他的阴囊,在龟头上轻轻地舔了一下,刘克一声闷哼,他的龟头此时也已是暴涨得发紫。我知道,他已是精虫上脑,不「干」不快了,但我还是不心急。

  我又慢慢站起来,把乳房压在他的身上,刘克想抱住我,我却灵巧地躲闪开来,绕到他的背后,环抱住他的腰。我把他的头扭过来,吻上他的嘴,我的手自然也闲不住,一只手在他的胸前任意抚摸,另一只手揉搓着他的阴囊。刘克被我挑逗得欲罢不能,一直发出「唔……唔……」的声音。

  见他渐入佳境,我乾脆把两只手都移到了「核心部位」,轻轻地套弄着,刘克也腾出手来抠弄着我的淫穴,我甚至都能听到「滋滋」的水声。

  没想到正当我沉醉其中的时候,刘克已开始发动「反击」,他毫无徵兆地将手指插入我的小穴,我一下没站稳,向后跌倒,腿自然下垂,身体却躺在床上,这样一来,我的阴部就暴露在了刘克的眼中。

  刘克似乎早有准备,他见我失去重心,一下转过身来,双手握住我的脚踝,把我的腿提了起来。他趁势逼近我,把阳具抵在了我湿透了的洞口,渴望已久的我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欲望,把腿交叉环在他的腰上,但他却没有因此而插入,这更激发了我的欲望。

  「刘……刘克,你觉得语姐美吗?」

  刘克没说话,只是将龟头摩擦着我的小穴。

  「你……你觉得语姐……骚不骚?」

  刘克还是一声不吭。

  现在,心急的是我了:「快点,快进来,我……我想要,快……」

  刘克终於开了口:「语姐,你想要什么?说给我听听。」

  我知道这小子是在「调戏」我,於是也将计就计:「就……就是想要那……
  那个……「

  「哪个啊?不说清楚我可走了啊!」

  我急忙夹紧双腿,大喊道:「要……要刘克老公的大鸡巴!」

  刘克听到我的话,脸上掠过浅浅的笑容,也没多说什么,将龟头滑入我的小穴,但却不急着全根插入。刘克这一招让我的欲火彻底喷发出来,我猛地一下收紧小腿,刘克一个趔趄扑在我身上,那根粗大的阳具也进入了我的身体一大半。
  刘克见我如此主动,也没有辜负我的期望,他又站了起来,调整了一下,把刚才还有一部份停留在外面的鸡巴全部插入我的小穴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棒……快……快动……」

  刘克在我呻吟声的鼓舞下,娴熟地「九浅一深」抽插着我,我也倾尽所能的努力收紧阴道,让他的每一次进入都能感受到被蜜穴紧紧包裹的快感。刘克也舒服得嗷嗷直叫:「喔……语姐,你好会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好会吸,好紧……」
  听到刘克的称讚,我也用更大声的淫叫报答他:「哦……啊啊啊……刘克,好……好棒……好会插……插……插死我!啊啊啊——」

  「语……语姐,钱明那边怎么办?」

  听到「钱明」两个字,我的大脑「嗡」的一声,我是在干什么?给他戴绿帽子吗?我还爱他吗?不过,肉体的快感很快就挤走了理性的思考,刘克的龟头摩擦着我的阴道内壁、摩擦着我的G点,性爱的快感越来越强烈,我知道,很快就要登上最高峰了。

  「刘克……好棒……干……干死语姐吧!我……我……要让……亲爱的……
  也……也来……一起……干……干我……「

  刘克更加卖力地抽插着,我也更加淫荡地迎合着。刘克开始做最后的冲刺,每一次都全根插入,直达我的子宫口,然后再慢慢抽出,只留龟头在小穴里.
  就这么抽插了大概几十下,刘克就缴了枪,他把粗硬的阳具用力地顶入我阴道最深处,一股温热的感觉在小穴深处蔓延开来,被男性精液滋润的我也被激发出身体中深埋着的兽性,大量甜美的爱液拍打在刘克的龟头上……这就是至真的性爱之美吧?

  那天,已经得到性满足的我也没有再为难刘克,而是又回了学校。看到钱明熟悉的笑容,我的心中总是会产生深深的负疚感,我也一直想告诉他,但却说不出口。

  几个星期过后,欲望的火苗又死灰复燃,我坐在寝室的床上,抠弄着自己的小穴。这时候,我收到了梓娜发来的短讯:「寂寞了?今晚7点,图书馆. 」我看着那条短讯,心中充满了矛盾与纠结.

  突然,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。这次,是钱明的短讯:「语姐,今晚我去教授那里,你不要过来了,早点休息吧!」看到钱明的短讯,我心中又是一阵挣紮,是该压抑自己,做一个正常的女人,还是释放自我?我选择了拥抱快乐。

  我穿了一件普通的衬衫和一条短裙,如约来到了图书馆,梓娜和刘克已经在图书馆门口等候多时了。他们两个人领着我,绕到了图书馆的一个小角落,那是一个废弃的储物间,梓娜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钥匙,打开了尘封的门锁. 储物间里并没有多少东西,只是有些灰尘罢了,我们三个人简单打扫了一下,很快就整洁如新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梓娜却藉故走了,看着刘克暴涨的裤裆,我也放下了内心的负担。

  「这里安全吗?」

  「语姐,放心吧,」刘克把门反锁好:「本来这边就没什么人来,我和梓娜试过了,不会有人发现的。」

  我点了点头.

  「钱明那边呢?他知道吗?」

  听到刘克的询问,我心里也有些慌乱,不过,我已经顾不得这些了,小穴里的空虚已经让我倍受煎熬。

  「没事,再和他说吧!」我心不在焉地应付道。

  「语姐,不……不要勉强,这都是梓娜……」

  我没等他说完,如饿虎扑食一样扑到他身上,放肆地吻着他,在我心中,面前这个男人就是钱明。刘克的身体在我的冲击下向后退了几步,我乾脆直接把他摁在墙上。

  许久,我才缓缓地放开他,刘克的脸红红的,呼吸也十分急促。我向后退了几步,脱下了上身的衣服,故意挺了挺胸。当我脱下短裙的时候,我知道,那传统的束缚也被我脱得一乾二净.

  我穿着特意准备的情趣内衣,在刘克面前扭动着身体,刘克的欲火看来也被点燃了,裤裆处的隆起一直在跳动着。我慢慢跪下来,爬到刘克面前,用嘴咬下他的拉锁,扒开他的内裤,他的阳具带着一些液体一下子拍打在我的脸上。
  我伸出舌头,先清理了一下他的龟头,之后再慢慢地把他的鸡巴吸入嘴中,直到全部进入我的喉咙,刘克舒服得直哼哼。我就这样含了一会他的鸡巴,慢慢地吐出,再吸入,重複了数次。

  但这样的小打小闹肯定是满足不了我的,我将他的鸡巴吐出,缓缓地脱下乳罩,将已经凸起的乳头在他的腿上摩擦了几下,把他龟头的分泌液涂在我的乳沟之间,然后又吐出一些口水,抹在胸前。我双手托着两个半球,把他的鸡巴狠狠地夹在乳沟中间,先用嘴巴轻舔了一下刘克的龟头,又吐了一些口水在他的鸡巴上,随即开始慢慢揉搓着自己的奶子。

  「喔喔……哦……语姐……好舒服……嗯……真舒服……啊啊……第……第一次……哦……语姐……语姐的奶子真大……」

  不过,我可不想浪费刘克的精液,我要让他的精华灌进我的身体,於是慢慢起身,环抱着刘克:「你想怎么玩?」这一刻,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像那些小姐。
  刘克松开了我,让我背对着他,我心领神会,弯下腰,一只手撑住墙,撅起屁股,用另一只手撑开小穴,欢迎他的进入。刘克看到我这副淫荡的样子,也不含糊,没有多余的动作,直接把鸡巴插了进来。我感觉有些痛,不过,这种痛带给我的是快乐。

  刘克很聪明,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,於是开始用淫秽的话语来刺激我,加速我的快感,我也欣然回应着。

  「语姐,你这么骚,怎么不去当妓女啊?」

  「秦语就……就是……啊……妓女……秦语喜欢被……被大鸡巴……肏……
  被……大鸡巴……射进来……「

  「小骚货,想老公了吧?可惜你老公没用,不能满足你。说,爽不爽?」
  「啊……嗯嗯……好……好厉害……要……要大鸡巴肏……喔……嗯……喔喔……就是……就是……秦语就是……给男人肏的……快……快射进来……」
  「他妈的,屄真紧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夹得好舒服……啊哦……别吸……要不行了……」刘克没有如我所愿的中出我,而是抽出他的鸡巴,把精液喷射在我丰满雪白的屁股上。

  突然,「砰」的一声,门被踹开了……我的思绪也随之被拉回。

  钱明还在甜甜地睡着,我的眼泪打湿了床单。我趴在钱明身上,不知何时,我也进入了梦乡.

  第二天,钱明出院了,脚伤也好了。

  学校知道了我们的事情,特意准了我们三天假期。钱明怕我们的父母担心,就带我回了家,回到家自然免不了是大鱼大肉招待。

  和家人的甜蜜午餐时间过后,父母都去上班了。午后,钱明慵懒地躺在沙发上,有时看着我,笑着。这一刻,我觉得很幸福,这是性给不了我的,可是,这样的幸福又能维持多久呢?

  是不告诉他,继续这种放荡;还是告诉他,请求他的原谅?我不想失去他,我要和他说.

  「亲爱的,我想,有些事情,我得告诉你。」

  钱明点点头,笑了笑。

  我把这么些天来发生的事全都告诉了钱明,他默默地听完了这一切,沉思良久,然后问道:「语姐,你,这样,快乐吗?」

  我不敢直视他,咬着嘴唇,点了点头.

  「生活就是要快乐嘛,是不是?」钱明摸了摸我的头.

  我又哭了,这次,是在他的怀里.

  「下次,这些事别闷着,先告诉我,可以吗?」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菊花好养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clt2014 金币 +10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